漂浮不定的狼,多重cp
偏冷cp
阴阳师:鬼使白黑,all黑,白黑童子,双黑师徒
Jojo:承仗
刀剑乱舞:冲田组友情向(清安),堀安(友情向)
小绿小蓝:绿蓝,永灰,明光

关于锁图

这边也避一下风头,虽然不觉得会被盯上,还是把图锁一下安全,果咩了各位w

兽耳真可爱啊w最近被朋友安利绿蓝qwq他们真好

Emmmmmmm暑假的摸鱼,丢丢好了

天使写的文果然非同凡响!太可爱了!

咸鱼瘫的枯骨骨:

  给lingle的生贺的说~ @Lingle💧/小睡菜 内含刀子好像不大好呢……
正文:
别抛弃啊
迷之走向/
ooc无法自拔/
孤儿院院长清×孤儿安/
  “院长……这孩子怎么都不肯跟领养家庭走啊,已经好几次了。”看护人员用一种临近崩溃的语气对路过的清光诉苦。
  一旁准备领养的夫妻在小声议论着什么,看样子有些不耐烦。
  清光看了看那对夫妻的表情,又看着面无表情死死抓住看护人员衣角,不肯走过去的那孩子。
  “抱歉,这孩子有些怕生。如果您确实喜欢孩子的话,可以看看院里的其他孤儿。”清光对那对夫妻这么说着“当然,如果您不能确保领养后能真的不顾一切的呵护他们的话,推荐您还是换一家孤儿院吧。”
  “啧,我们领养孩子,关你什么事?!我们领养了就是我们的孩子了,呵护不呵护你管得着什么?没记错你这个院长才20岁吧,我还用不着比我小那么多的人管教!”那对夫妻中的女子一把抓住看护人员身后那孩子的胳膊,把他强行拽到自己身边“这孩子我们今天领养定了,给我们办……”
  被抓住胳膊的孩子在稳住自己脚步后,毫不犹豫的咬住了那女人的小臂。
  “啊!……这孩子疯了!”女人迅速将那孩子甩开,捂住被咬出血的小臂。
  “这位女士,请您现在和您的丈夫离开这里!”清光手快的将那孩子抱过来护在怀里,微眯着的暗红色的眼睛满是威严“这里的孩子,已经不能再承受一次被抛弃的经历了。”
  “疯了,疯了,这里的人都是疯子!我就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年轻的院长!”女人说完就迅速带着男人离开了孤儿院,看着生气,实则内心理亏。
  “不用怕,已经没事了哦。”待那对夫妻离开后,清光把怀里的孩子放下并揉了揉他的发顶,刚刚还充满气场的清光此刻温柔的对那孩子说到“不过,咬人是不对的哦,一点都不可爱。”
  “谢谢院长,要不是院长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看护人员连忙向清光道谢。
  “没事……只是,这孩子可能不太想回他自己的房间了。”清光表情复杂的指了指不知道何时抓住自己手不放的那孩子。
  “啊啦,安定要听话啊,不能这样对院长哥哥的。”
  安定双手抓住清光,态度很坚决:他不回去。
  看这种情况看护人员也不好强迫安定,再出现刚刚的状况就不好了。
  “院长……”
  “这孩子叫安定?可刚刚一点都不安定呢。”清光打趣道,并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拖起安定“要跟我一起住吗?”
  “院长,这不太好吧?”看护人员的目光飘向了安定。
  安定乖乖的坐在清光的怀里,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
  清光看着安定的反应笑了笑:“没关系,本来我也是经常在院里住。”
  于是安定就成了孤儿院里唯一一个住在院长办公室的孩子。
  “眼睛很漂亮呢,蓝色,能让人心安。”清光自己观察着以后要和自己“同居”的安定。
  安定看着清光:“院长哥哥的也漂亮……”
  声音好奶……等等我怕不是个恋童癖吧?清光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想法。
  “啊……头发有点长呢。”清光想了想,然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樱花发卡把挡住安定眼睛的刘海别好“这样子可爱多了。”
  本来就比较可爱的安定别上发卡后看着有些像女孩子。
  “加州清光,我的名字。安定的全名是什么呢?”
  “……大和守安定。”
  不得不说,清光无法把刚刚咬人的全身都带着刺一般的安定和现在乖的跟奶猫一样的安定联系在一起。
  这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虽然感到疑惑,但清光并不打算直接问安定,因为那样将会再次伤害到安定。
  “安定多大?十岁?”清光比划着安定的身高估计着。
  “十三。”
  “十三?”清光皱了皱眉“看着好小……营养不良么?”
  因为时间临近晚饭,清光也就顺便给安定带了一份饭,也可以看看这孩子是不是挑食什么的。
  果然……安定饭都吃了一半了,肉类的菜还是一口没动。
  “安定不喜欢吃肉?”
  “……嗯。”
  “为什么呢?”了解讨厌肉类的原因,也许能解决安定挑食的毛病。
  ……安定没有吱声,但握着筷子的手却有些抖。
  看来对肉类有一种恐惧呢,清光这么想着,也发觉了安定成为孤儿的原因或许与别的孩子不同。
  “大和守啊……曾经是个世家,不过前几年被仇家找上门,之后……那个……”之前照顾安定的那个看护人员回答着清光的问题“据说安定那孩子是被迫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是个可怜的孩子。可能是仇家还良心未泯吧,起码放过了安定。”
  等清光回到办公室的时,安定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应该,是被信任着的吧?”清光把安定抱到床上“晚安,安定。”
  在那之后也有不少看中安定的家庭,可是安定都不配合。
  “为什么不跟领养你的人走呢?安定已经15了,应该听话哦。”清光对安定说到。
  “我不要离开清光……”安定将手放在背后,手里握着那个樱花发卡和一个纸袋子。
  其实过去两年,安定的情绪已经稳定很多了,但两年的时间也让安定更加粘着清光。
  和安定相处那么久,清光也不是很舍得把安定送走,但是18岁就要离开孤儿院的规定无法改变。他不希望安定成年后只能独自面对外面的社会。
  “可是安定,家庭是很重要的。”清光搬出了他的老师---冲田先生的话。
  “那安定要和清光在一个家庭里,清光不要把安定送出去好不好,不要把安定丢掉……”
  看着安定这个样子,清光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只能认命,还有3年,在这三年他慢慢加油吧。
  “安定,快要冬天了,你没有围巾的吧?以前没有见你带过。”
  “嗯,因为姐姐们问我需不需要的时候我都没有要。”清光的问题安定总是立刻如实回答。
  清光从架子上取下早就准备好的围巾给安定带上:“给你买的围巾,看到很多蓝色的,但还是觉得这条白色的更适合安定。”
  清光看着安定说话时,眼里尽是温柔,是清光也不知道的温柔。
  “清光!”安定拉了拉清光的袖口,示意清光弯腰。
  “嗯?怎么了?”清光弯下腰后,安定把一直藏在身后的纸袋子打开,并把里面的围巾挂在清光脖子上。
  “上手工课的时候做的,送给清光。”安定蓝色的眼睛里都是对清光评价的期待“因为清光真很适合红色,所以做的红色的围巾。”
  “嗯,谢谢安定。”清光把脖子上的围巾带好,然后揉了揉安定的发顶。“我会一直带着的。”
  “安定也会一直带着清光给的围巾!”
  又是两年,安定已经17岁了,距离成年只剩一年,然而安定依旧没有被领养。
  “清光,指甲油要撒出来了哦……”安定提醒着指甲油已经倒了还没有发觉的清光。
  4年,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像最刚开始像父子似的关系,而是慢慢向朋友发展。再加上两人还不算太大的年龄差,让两人之间并没有代沟的存在。
  “清光你在想什么啊,难得涂指甲油都能走神。”涂指甲油还走神的清光,安定是第一次见“明明以前每一次都那么认真。”
  “在思考怎么扔了你。”
  “清光你再这样我要打你喽!”安定一脸“你要首落死么?”。
  清光把指甲油放好,十分认真的看着安定:“安定,只剩一年了,还是不愿意被领养么?”
  “成年后我留在孤儿院当看护人员也可以啊。”安定不想离开,打心底里他就根本不想离开,因为某些事情。
  “没有资格证是不能被录用的。”清光不得不跟安定说这些很现实的问题。
  安定没有说话,很明显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诶?原来这个发卡安定还留着啊。”清光看见了别在安定衣服上的那个樱花发卡,还很新,看着就知道安定特别爱惜它“为什么不别在头发上呢?”
  “这个有些太花哨啦……”
  “没有啊,特别适合安定,很可爱。”清光将发卡取下,并给安定别在刘海上“很可爱不是么?”
  “哪有啦。”安定伸手摸了摸那个发卡,但并没有拿下来。
  “不过,现在这个季节清光还带着那个围巾不热么?”安定指着他两年前送给清光的围巾。
  “还好啦,再说安定不也带着呢么?”
  “也是……呐,清光,这个给你。”安定把一个形状很漂亮的海螺放在清光手上“在孤儿院附近的一个店里看到的。”
  “孤儿院附近还有这样的店么?”清光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在他的印象里孤儿院附近没有什么卖饰品的店啊。
  安定才不会告诉清光这是他在海鲜店里看见的……
  “清光你又不经常出去,怎么会知道哪家有没有进货什么的。”安定思考半天,最后还是觉得这个解释最靠谱。
  “所以安定你偷偷出去了?”
  “……没有,清光你信么?”
  清光叹了口气,然后狠狠敲了一下安定的头:“平时我也不管什么,不过最近治安不怎么好,安定你近期不要再出去了。”
  “qwq不出去而已,清光你打的那么用力干嘛?”
  “怕你太傻记不住。”
  安定内心os:喂,警察叔叔么,这里有个假院长!
  “清光你要出去?”在安定揉着被清光敲的地方的时候,清光拿起了衣架上的外套。
  “嗯,孤儿院里需要采购一些东西。”清光边穿衣服,边回答安定的问题。
  安定一脸鄙视:“诶~~~?刚刚清光还跟我说叫我不要出去诶~”
  清光走到安定面前又敲了安定一下,不过这次很轻,并替安定揉了揉之前被他敲的地方:“你还没有成年,再说他们劫我一个孤儿院院长能得到什么?”
  “好吧,早去早回。”
  清光挑眉笑了一下,替安定理好围巾:“嗯,等我回来。”
  差不多是清光走后5分钟左右吧,安定发现这个笨蛋的钱包还在办公桌上放着。
  “清光这个笨蛋……”安定小声嘀咕着,也不管先前清光说过的话,准备出去把钱给他带过去。
  不过没等安定走出孤儿院几步,就碰见了回来拿钱包的清光。
  “不是说好,不出来的么?”清光下意识的皱着眉。
  安定把钱包拿出来晃了晃:“呐,想给你送钱啊。”
  “好了,钱送到了就回去吧,真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清光把钱包接过来,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清光,要不带着我一起去吧?”安定从背后抱住清光。
  “唔哇!?别突然抱住我啦!”清光的脸迅速覆上了一层樱绯色。
  安定继续抱着,用一种“不答应就不放”的语气说:“让我和清光一起去呗~,反正他们劫一个孤儿能得到什么?”
  ……清光深深感到自己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
  “好了,带你一起好了吧?把我放开吧/////”
   得到允许的安定把清光放开走到他身边,满脸的笑容:“以前也一直想这样和清光一起走,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
  “为什么想和我一起走?”清光看着身边的安定,很开心的样子。尽管已经和他长的差不多高了,但还是个孩子嘛。
  “嗯……”安定把手抵在下巴上“或许是因为喜欢清光?”
  “咳……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清光刚刚恢复正常的脸又红了起来。
  结果两人就这样在路上你一句我一句,墨迹了不少时间。等需要的东西采购完,天差不多已经黑了。
  “呐,清光快点回去吧。”安定在清光身后这么说着,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几年前也是在这样的夜里,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杀害。
  清光看出了安定的局促,他知道安定对黑夜有一种阴影,再加上这一路段没什么人:“没事,不用怕。”
  清光把安定从身后捞到身边,然后伸手揉揉安定的发顶。
  “清光你不会抛弃我的吧?”
  清光被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问的一愣:“安定你在说什么啊?”
  “没事没事~清光我们快走吧!”安定小跑几步走在清光前面。
  清光看着安定的背影,莫名的笑出了声。
  安定堵着嘴,回头看着清光:“笑什么啦,又没有什么可笑的……”
  “不会抛弃你的。”清光挂在安定的背后,将下巴靠的安定的肩膀上“就算不能在以后一直陪着你,但你也可以经常回孤儿院来见我啊。”
  “我不要只能见到你啊……”安定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着。
  “嗯?安定你有说什么吗?”
  “说:清光是个笨蛋!”
  然而清光这次没有回话,而是把安定抱在怀里。
  “清……?”安定刚说出一个音节,就被清光捂住嘴。
  “嘘,别说话,有人。”清光压低自己的音量向安定解释原因“在后面,别回头,往前走。”
  静下来后,安定也听见了后面传来的脚步声。不止一个人,而这个路段本来就人少,更别说这个时间段了。
  所以,他们俩很不凑巧的,遇上打劫的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后面的人就追到他们身后。
  一个人拿着什么东西怼了怼清光的后背,应该是刀柄:“不用我多说,你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吧?”
  “钱在外套右边的口袋里。”清光没有回头,冷静的对那些人说。
  为首的那个人掏出了钱,数了数:“有点少啊?”
  “已经是全部了,我们今天没带多少钱出门。”在感受到怀里的安定有一丝僵硬是,清光又将安定抱的紧了一些。
  “我推荐你别耍什么花样,不然你可以不用走了。”那人又用刀柄怼了一下清光的肩膀。
  “我可以转身给你们搜身。”
  “……”那人没回话,应该是和他的同伙在商量什么“可以,但你也知道不配合的结果是什么。”
  那人将刀架在清光的脖子上,防止清光会做些什么。
  清光转身让那人搜身,趁着他放松警惕的时候一把把刀抢过来,并踢开面前的人,随即拉着安定跑开。
  “艹!”那人被踢了一个踉跄,拉上自己的同伙一起追清光与安定。
  “啧!”清光用抢过来的刀的刀柄敲晕一个追上来的人。
  清光用刀指着后来追上来的同伙,暗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把他们盯的有些发毛:“钱我们已经全部给你们了,不要再穷追不舍了。”
  清光见他们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就先后退了几步,然后继续带着安定往回跑。
  “小崽子,我还治不了你?!”刚刚那个为首的人冲上来,结果被清光挡下,恼羞成怒之中胡乱拿刀乱砍。
  “哈……我说、说的嘛……”等那人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在乱砍之中划破了清光的领口,从而划中了清光的脖子。然而原本没打算伤人的他,被不断从清光伤口处流出来的血吓到了,半天没动地方。
  “清光!”安定急忙用围巾替清光捂住伤口。
  清光捂着脖子,努力说出一句连贯的话:“没事安定……你先报警。”
  安定没有立刻报警,而是转头看着那个被吓住、没有动的劫匪。
  “你伤了他对吧?”安定弯腰捡起那人丢在地上的刀,上面沾着清光的血。
  “是、是啊,那怎么样,你能把我杀了不成?”那人后退了几步,结果被安定抓住。
  “能啊~”安定微笑着,睫毛向下微垂着,原本清澈的眼睛此刻充满了阴桀。
  “不过杀了你太脏了,要不就你的一只眼睛吧~”
  安定将刀插进那人的左眼中,那人立刻发出一阵哀嚎。
  “太吵了,滚!”安定把刀拔了出来“或者另一只眼睛也不想要了么?”
  那人立刻连滚带爬的逃离安定所能触及的范围,和同伙一起逃跑了。
  待那些人走远后,安定手里的刀慢慢滑落,随之一起滑落的还有安定的眼泪。
  “清光,我带你去医院。”安定来到清光身边把清光架起。
  清光踉跄着步伐跟着安定慢慢的前进:“安定……如果我……”
  安定打断了清光的话:“没有如果,清光只要跟着我去医院,然后活下来就好。”
  清光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在感受到安定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脸上时,清光改变了话题。
  “安定,喜……欢我吧?”
  “是啊,我喜欢清光……所以清光,在给我回答之前,不能睡过去。”安定的语调开始变的哽咽。
  清光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小声的说着:“喜欢安定……,但、我不能……以后在孤儿院、等你了……”
  “不是说好不会抛弃我的么?加州清光!你要是这样我就赖在你身边永远不走了!”
  这路上,他们之间又说了些什么安定不知道了。最后送到医院的时候,因为是“小孩子”而被先带回了孤儿院。
  第二天想去看清光的安定被带去公安做口录。
  之后的每一天,安定都被关在孤儿院里出不去。只能从看护人员的聊天内容中得到消息。
  “好像等孤儿院的备用资金用完,这家孤儿院就要倒闭了呢!”
  “啊啦?那孤儿们怎么办?”
  “听说是转移到其他孤儿院呢,出了这样的事也没有人会愿意到这里当院长了吧?”
  “现在院长的情况呢?”
  “不知道,已经转院了,转院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凶多吉少吧……”
  安定不想相信这些人的对话,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他天天都窝在清光的办公室里,等着他回来。也不管在梦里哭过多少次,醒了以后经历了多少绝望,他都坚持守在屋子里。
  但无论怎样,安定一个人的顽固抵不过事实,孤儿院终是没有在备用资金耗尽之前等到清光回来。
  所有人都在忙着这些孩子该去这个或那个孤儿院的时候,安定逃跑了。
  换了孤儿院,安定就不得不接受清光不会回到孤儿院的事实。
  “小伙子,你还在这里啊?”安定之前去过的那个海鲜店的老板看见了守在已经建成甜品店的,孤儿院旧址的安定时,打了声招呼。
  “哦哟……3年了呢,总是能见到你6点后守在这里。”
  17岁那年跑出去的安定为了生计一直在找工作,好在临近成年,一家好心的饭店老板答应收他做员工。而每次6点下班后,安定都会到这里守着,希望能遇见奇迹。
  “嗯,老伯也记得呢啊。”尽管安定在这里看见了孤儿院变成废墟,被人买下,建成先在的甜品店,无数次在内心说服自己放弃这个可能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可他,总是倔强的等着清光。
  “清光会回来的对吧?”安定看着清光给的那个樱花发卡“毕竟说过不会抛下我呢。”
  就这样又过去了几个月,安定看见那个甜品店在重新装修。
  “啊……这个啊,听说又被别人买下了呢。不过还是开甜品店。”海鲜店的老伯对安定说着。
  “嗯,谢谢老伯。”
  安定再次自嘲了自己一下,然后走到自己一直呆着的位置。
  “看你一直在这里站着,是想去店里看看么?”一个从店里走出来的人这样问着安定。
  “啊,抱歉不是。你是这家店未来的老板么?”安定有些慌乱,害怕自己给这家店添了什么麻烦。
  “不是呢,只是我家店老板看见你在这里站着却没有什么东西御寒,让我给你送一杯热咖啡。”
  安定结果热咖啡,突然想起之前清光也很喜欢咖啡来着。
  “还有这个,店长说:不要再忘记了。”那个服务生把一个袋子递给安定。
  “啊,谢谢?”安定打开袋子后立刻叫住那个服务生“那个……我可以去你们店里,见你们老板么?”
  “嗯,我们老板很欢迎。”
  安定抱紧那个袋子,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甜品店,因为还没有装修完,所以并没有顾客。
  “怎么还是没有围巾啊?”一个有这暗红色眼睛的人在看到安定时,用着安定最熟悉的声音说着。
  一切都很熟悉:熟悉的发色,熟悉的声音,旁边桌子上熟悉的海螺,还有熟悉的红色围巾。
  唯一有变动的只有围巾下面那条细长的伤疤。
  “因为……说好会一直、一直带着这个围巾的啊,所以不会再带别的了。”
  袋子里的围巾被拿起,然后又被温柔的戴在安定的脖子上。
  “那以后不要再丢了哦。”
  安定扑到面前人的身上,紧紧的抱住:“不要再抛弃我了,清光……”
  清光揉了揉安定的发顶,然后拖起安定的脸,抹去安定脸上的眼泪,并轻轻的亲了一下安定的眼角。
  “不会了,我的老板娘……”
  “/////谁是你老板娘啊!”
  “真的……”安定红着鼻子看着清光“不能再抛弃我了,我已经、不想再被抛弃了”
  “……嗯!”

为什么日常被发出来了。。。。。

Lingle💧/小睡菜:

Lingle&沫的cp问卷@沫 
cp清安
好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就.......
沫沫酱是我家的!谁都不许抢(。ì _ í。)
超凶!
(还有!我是攻!(。ì _ í。)(超大声))
p1问卷
p2-p3:和沫沫酱的日常(当然是沫沫酱画哒(*^__^*))

【清安】你的爱意,我全盘接受

夸爆lingle _(:зゝ∠)_!!!!

Lingle💧/小睡菜:

有车注意避雷
给小可爱@沫 的文文~(虽然说会点这种文的怎么地也得是老流氓……)
-有车注意避雷
-双黑化表现注意
-巨型oo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车速的文会被屏蔽这么多次QAQ所以只敢在评论里甩链接了QAQ

给流珠的搂腰清安,还有讨摸摸的狗狗安_(:зゝ∠)_

清光:安定喲這裡有好吃的哦。是清光弄的安定都覺得好吃_(:зゝ∠)_和流珠一起畫的合繪,嗚嗚嗚流珠畫的好好看嗚嗚嗚,而且我們之間的畫風真的很有差距_(:зゝ@流珠🌟 

次pocky次pocky吧唧吧唧_(:зゝ∠)_狗粮吃撑了(・᷄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