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不定的狼,多重cp
偏冷cp
阴阳师:鬼使白黑,all黑,白黑童子,双黑师徒
Jojo:承仗
刀剑乱舞:冲田组友情向(清安),堀安(友情向)
小绿小蓝:绿蓝,永灰,明光

【清安(刀子预警)】愚人什么的我才不要呢!

哭了

Lingle💧/小睡菜:

愚人什么的我才不要呢! 注意: -虐向(不要被欢脱的标题骗到啊) -历史梗(黑猫梗)略魔改预警 -并没有说是发生在愚人节当天的事情哦,只是蹭个愚人的主题而已 -ooc归我,帅气可爱等一切赞美词归清安两只
-反正已经不是愚人节这么欢脱的节日了,那就虐一下好了(赶不上末班车的怨念)


      纷乱的脚步声踏碎了夜的宁静,穿着蓝色山形纹羽织的男人在街道上奔跑着,他们的目标是哪座不起眼的小旅馆。门前挂着的灯笼上用墨笔竖着写了三个正正规规的大字——池田屋。    


同样穿着蓝色羽织的付丧神跟在他们身边,脸上挂着的恶作剧般的微笑与这紧张的氛围十分不符。安定那个家伙,不知道这会看见了没有,好想看看他的表情啊……清光这样想着脸上笑意更甚。但是.......他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池田屋三个字,神色一凛。    现在,可不是该笑的时候啊…… 


       “清光!”披头散发的付丧神从梦中惊醒,呼喊着梦中奔跑着离他而去的人影,却猛然惊觉自己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安定揉了揉毛茸茸的头发,四处张望着。 “奇怪,跑哪儿去了?”他在黑暗的房间里自言自语道。 


安定从被窝里挣扎起来,他因为昨晚熬夜出巡睡过了一整天,雷打不动,现在脑壳有点疼。 “清光?堀川?和泉守?”安定走出屋子,赤着脚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奔跑,除了偶然看见的几个新选组成员,熟悉的人一个也不在,冲田君也是。 是去出巡了吗?安定这样想着,反倒稍微放下心来,刚刚睡醒的他脑子还有些迷糊,没有意识到这种几乎倾巢出动的行为本身就很不正常。 


安定慢慢踱回房间,点亮了灯,房间亮堂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枕头旁边有一张信纸。


 诶?安定将那张折起来的纸摊开,整个人再一次往床上一趴,看了起来。


 只见信上这样写道:安定,啊,那个,我要离开一趟哦~~可能很久都不会回来,原因的话,只能说是安定你不够可爱呢~~啊,开玩笑的。 其实,冲田君要把我送去做保养,本来想和你道个别的,但是安定你实在太能睡了,怎么喊都喊不醒呢!所以给你留了封信。啊对了,不仅是我,堀川和泉守他们也要一起去哦,我们不在的时候要保护好冲田君哦! 署名用了很可爱的字体标上了:最可爱的清光 。


安定看到信的第一反应是慌的,这种时候说什么也不会把所有刀一起送去保养吧?再怎么说也得带上自己吧?难道因为自己睡了一天被冲田君嫌弃了?越想安定就越急,越急他就越容易乱想,到最后,安定脑子里的想法变成了:清光离家出走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编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虽然他也知道这不可能,但却忍不住往这方面想。 “啊啊啊啊真讨厌,清光你跑哪里去了啊!”安定把刚刚扎好的头发又揉成一团。
———————————————————————— 清光在池田屋二楼,只可惜,他怕是再也无法回答安定的问题了,他望着眼前四溅的鲜血,有敌人的,有冲田君的,也有他自己的。 刀尖断裂带来的痛苦让他几乎失去了意识,只有眼前那人的咳嗽声让他勉强回复了一丝理智。 


得保护他,不然,安定一定会伤心的, 


得保护他,不然,就再也见不到了, 


得保护他,不然,就再也不能被他别在腰间了,


 得保护他,不然,新选组的未来就。。。。。。


 清光内心的众多理由像拐杖一样支撑着他没有烟消云散。 他发出濒死前的困兽一般的嘶吼,无力地守护着,直到冲田君撤出池田屋,混乱中,他无心关心自己的本体到底丢在了哪里,只是茫然地跟着新选组撤退的队伍,至少,在消失之前,告诉那个笨蛋,自己,只不过,愚弄他一下,


只不过,开个玩笑,只不过。。。。。。


他停下了脚步。 那样,或许更好?他笑了,红唇勾起,那样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痛苦了?


因为安定他,一直,是个单纯的孩子啊。。。。。。 


他。。。。。。会信的吧?那个玩笑。


清光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消失的手,和眼前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黑猫。 他蹲下身,用快要消失的手,揉了揉它的脑袋,毛茸茸的,清光想,像某人的头发一样呢,摸起来很舒服。 黑猫舔舐着他,直到清光彻底失去意识,黑猫突然身体一软,瘫倒在路边。


--------------------------------------------------------------------- 与此同时,安定总算见到了回来的众人。 “哈!我就说清光是骗我的吗”安定把信纸拿出来给他们看,却被众人身上的血污吓到了, “喂,没事吧?你们。。。。。。遇到敌人了?清光呢”安定扭头四处找着。


 和泉守挠挠脑袋,不知如何开口,他总觉得自己一有动作,眼泪就会往下掉,眼看着安定越来越着急,堀川勉强露出平日的微笑:“清光他不是恶作剧哦!他真的被送去保养了,说不定!说不定过段时间就会回来了呢!” 哦,这样啊,安定相信了,他不知道为何自己这样轻易地相信了这样的解释,也许,是自己根本不敢想象另一种可能性。。。。。 


清光他。。。。。。再也回不来什么的,怎么可能啊! 


安定笑了,他必须珍惜自己可以笑的时间,因为这之后,他能够笑得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因为。。。。。。冲田君病了,还是不治之症。 


安定跟随主人出去养病,暂时远离了战乱和纷争,只是他很奇怪,主人为什么,不把清光接回来呢?为什么呢?这种时候,身边就更需要他们了不是吗? 清光他,到底去了哪里啊? 


安定就这样想着,日复一日地守在自己主人身边,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能够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只有这个当年英姿飒爽,现在却只能放弃自己的宏图伟业,在病床上苟延残喘的人了。 如果连这个人也失去了,他将何去何从? 


于是他十分警惕地守在他身旁,一刻不敢松懈,所以当他看到那只黑猫时,几乎立刻砍了上去,冲田总司也拿起他的本体,向预示着不祥的黑猫挥去,但无奈身体实在虚弱,没有砍中。


 黑猫凄厉地叫了一声,窜出屋去,连日来无聊透顶的安定怎会放过他,几乎是立马追了过去。 只见黑猫非常迅速地躲过他的攻击,一下子扑到他怀里,亲昵地舔着他的脸颊,安定被这亲昵的举动吓了一跳,僵在那里。黑猫又喵了两声,像是在撒娇一样,见安定没反应,狠狠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嗷!”安定捂住脖子上的红痕,疼得跳起来,“哦啦哦啦哦啦!”他不甘示弱地扑上去,一人一猫就在庭院里打闹起来,知道两人都累的筋疲力尽,瘫倒在地上。 


也就是在那天,安定决定养下这只猫,因为他觉得这只猫,实在太像那个人了,不论是与他打闹的样子,惹他生气的样子,与他亲昵的样子,他在猫的身上,看到了清光的影子。 


这样也挺好,安定安慰自己,这样的话,等他回来,就可以好好炫耀自己有一只多么可爱的猫了。 等他回来,只要他回来,安定这样想着,忽略了那个重要的问题。 


那个人,还会回来吗/ 


当然不会,因为他已不存在于世啊!


安定先等来的,是冲田总司的病逝。 


那一天,他哭得很厉害,现在的他,除了一只猫,一无所有。 他无心再扎起马尾,无心穿好服装,无心露出微笑, 他像一个病人一样,穿着雪白的浴衣,戴着雪白的围巾,头发披散在肩头。 


他踏上了旅程,他要找到那个人,那个一直离家出走,闹着别扭不想回家的人,他不知道要走多久。


 也许,他将独自跨过千年时光.....

评论

热度(26)

  1. Lingle💧/小睡菜 转载了此文字
    哭了